打造世界级全球资源配置中心(3)

2017-08-10 14:38 来源:网络整理

  第三,要处理好与周边城市的关系。珠三角各个城市之间具有很强的互补性,因此,广州打造全球资源配置中心就要更好地发挥城市群的整体效应,深化彼此的分工合作。

  第四,要有前瞻性。建设全球资源配置中心,必须前瞻性地思考问题。

  全球化思想委员会联合主席萨斯基娅·萨森:

  立足城市差异

  思考广州特色

  “在全球化背景下到底哪些是更重要的信息呢?我觉得是专业性的差异。”萨森的演讲强调城市专业性差异。

  建设全球资源配置中心,需要明确这个城市的优势在哪里?有哪些全球要素在流动?大型城市应该学会利用自己的规模,盘活手上的资源,使其经济更加多样化。以底特律为例,经济形式十分单一,就是汽车制造,尽管汽车产业本身可以带动很多生产链条;芝加哥离底特律并不远,但芝加哥发展出了多种经济形式,如今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全球城市。

  把全球的城市分布放置到“电路”网络中看,可以发现,在这个网络中,城市的作用越来越明显,很多资源在城市中交汇互通。立足广州,需要思考的是,现在的广州究竟处在哪个“电路”上?在全球“电路”中位置如何?一方面,可以思考在全球版图中的作用。另一方面,也不能局限于地理位置,如今城市之间的连接是超越地理层面的。城市之间的竞争没有想象中激烈,相反,城市之间的分工和合作更为重要。

  中国银行前副行长、国际商会执行董事张燕玲:

  内外合作打造

  资源配置联盟

  “一个区域要想获得竞争优势,提升自身的竞争力就必须找到一些对区域竞争力有重要影响的因素。”张燕玲表示,这些因素包括产业竞争力、企业竞争力、对外开放竞争力、经济实力竞争力、基础设施竞争力、科学技术竞争力、人力资本竞争力。广州可以逐项对照七大因素分析,找到短板所在,针对性地攻坚克难。

  立足于广州的地理位置,张燕玲提出,可以思考怎样把广州能控制的资源配置空间尽量扩大。例如,可以与香港、深圳、澳门结成国内联盟,与西方的全球资源配置中心结成国际联盟,打造世界级的全球资源配置中心。这里面包括产业结构升级,实行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双引擎驱动,优势金融业引领。

  不过,张燕玲坦言,广州并不是金融中心,这方面是一个短板,但是全球资源配置中心不是金融中心并不可怕,我们可以利用国际的、全球的金融机构,也可以利用国内的政策性银行、商业银行还有各类的股份制银行,充分调动资源。

 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党组书记张跃国:

  广州3.0版价值园

  最大程度激活资源

  提出建设全球资源配置中心,广州有一个战略思路的演进过程,可以从价值园区、城市枢纽空间、内连外通网络、全球创新与服务位势、枢纽型组织与企业、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等六个方面考虑。

  一是建设价值园区。资源集聚最后要落到一个具体的时空,这个时空非常重要,价值园区要最大程度激活资源。产业园区我们梳理了一下,从改革开放初期到现在有三个版本。现在,广州做了一个3.0版的价值园区,这里有几个要素,首先这个价值园区一定要有一个龙头企业能够引领,能够形成产业链、价值链。另外就是开放合作抢占全球价值链高端,产学研商居一体,通过战略的整合与创新形成协同效应。比如广州的思科智慧城就是这个模式,此外还有广汽智联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。

  二是城市枢纽空间。三是内连外通网络。四是全球创新和服务位势。五是枢纽型的组织与企业。六是国际一流营商环境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:

  在国际化基础上

  广州再升级一步

  倪鹏飞认为,全球资源配置中心实际上是城市国际化的升级版,城市国际化实际上是一个城市交融国际城市体系的深度、参与国际城市事务的频度以及影响全球城市发展的程度。如果从国际化的角度来看,它的内容无外乎是产业的国际化、商品服务的国际化、生产要素的国际化,从经济上这三点是主导的。与之相支撑的就是要素的组织者,也就是企业的国际化。

  建设资源配置的中心,意味着要在原来国际化的基础上再升级一步,在全球资源配置中心建设的同时,也要有一个全球思维。倪鹏飞建议,首先要坚守并弘扬全球化价值观,考虑广州在全球化的地位和担当;其次要建立驱动机制,做到全民所向、全企所往、全城之所驱;第三要坚持并创造世界标准;第四要汲取全球城市在这方面的经验;最后是需要把握并引领全球趋势,虚拟国际化、集群国际化、科技国际化,这些方面是未来全球化发展的重要趋势。

  联合国人居署城市经济与财政分署专员马尔科·卡米亚:

  要抓住“一带一路”

  所带来的重要机遇




微话题

俄媒称中俄将签太空合作计划:中国有专长有资

资源中心 | 俄媒称,中俄两国将在秋季签署2018年-2...